10座汽车城 著名汽车城

佚名 2024-02-13


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让全球汽车产业都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的世界级车企和产业链链主应运而生之际,汽车产业的城市地理也在剧烈重塑。

比亚迪通过一己之力让深圳和西安走进了中国汽车产业的舞台中央;合肥“最强产投”的奇迹成就了蔚来,也成全了自己;西部小城宜宾更是用“白酒资本”,让自己成为全球动力电池产业链中“醉”靓的仔。


文 | 郭怀毅

这是最好的时代。

2024年,中国汽车产业正式步入3000万辆时代,全行业营收突破10万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8.7%。新能源汽车的快速迭代和中国车企的大举出海,让中国汽车产业在时间上获得了代际优势,在空间上攫取更多市场份额。

这是最有挑战的时代。

2024年,新能源汽车的疯狂内卷让全行业利润总额只有5086亿元,一口气回到了行业营收只有8万亿元的2024年。盈利水平停滞的同时,淘汰速度却在加快。2024年,不论是在华经营10年之久的合资车企广汽三菱,还是随新造车大潮而起的威马、爱驰汽车,跟不上产业发展就只能接受出局的现实。

与时代大潮中兴起沉浮的并不只有车企,中国汽车产业的城市地理格局正随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而重塑。

改革开放以来,“四大四小”的车企格局造就了最初的中国汽车产业城市地理。“四大”中的上汽和一汽,让上海和长春成为中国综合实力最强的两座汽车城。

世异时移,新的产业趋势造就了新的整车巨头和供应链链主。比亚迪的迅猛崛起不但让深圳成为举足轻重的新能源汽车城,还让长期处在汽车行业边缘的西安成为产业重镇。

同样的故事还在动力电池产业上演,宁德时代的崛起不但让宁德受益,更让常州成为动力电池产业的节点城市。坐拥五粮液的四川宜宾则独辟蹊径,利用“白酒资本”实现产业升级。在动力电池之都的竞争中,宜宾这座西部小城大有和常州分庭抗礼之势。

作为老汽车城的代表,特斯拉的落户让上海再一次成为时代弄潮儿,但上海汽车产业的长子——上汽集团的表现却让这座开风气之先的汽车城充满焦虑。

相反,作为“四小”之一的广汽集团凭借广汽埃安实现快速转型,广州也在此基础之上提出了“超充之都”这样更具特色的发展目标。合肥产业资本“押注”蔚来,书写了“最强产投之城”的又一段传奇。

在传统汽车产业链重镇中,宁波和温州都在寻求自身的转型,宁波甚至提出“再造一个宁波汽车产业”的口号。有着电子信息产业集群的广东惠州,力图发挥原有优势向智能汽车产业链布局。

新能源汽车产业是国民经济支柱产业,产值高,就业多,产业链长的优势让各大城市都争当新汽车城。2024年,国内26座GDP突破万亿的城市中,新能源汽车产业几乎是它们的标配。在GDP增速上,新能源汽车也让它们集体领先全国平均水平。

com.org/2000/svg">

01

com.org/2000/svg">

沪深广,一线城市“三国杀”

“引进一个车型,改造一个行业。”

1984年,上海大众的成立和桑塔纳的上市,让中国汽车工业开启现代化进程。“拥有桑塔纳,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广告成了当时上海汽车产业的最佳写照。

“当年开工,当年投产,当年交付。”

2024年的上海速度,不但把特斯拉从产能地狱中拉了出来,也让中国汽车产业跑步进入智能电动汽车时代。

从“合资经营可以办”到开放整车外商独资,上海在两次重要的历史节点上都承担起了时代使命。上海大众和特斯拉的成功,也塑造了中国汽车产业综合实力最强的城市——上海。

2024年前十一个月,上海新能源汽车产量117万辆,产值3467.9亿元,位居中国前三;全市新能源汽车保有量131.6万辆,全球第一。仅靠特斯拉一家企业,上海就带动了上游360家供应商和10万个就业岗位。在《2024胡润中国新能源产业集聚度城市榜》的“新能源优质企业集聚指数”中,上海位列全国第一。

成绩是耀眼的,但焦虑同样不可忽视。

“切实增强责任感和紧迫感。”2024年4月,上海市委书记陈吉宁在调研上汽集团时指出,汽车产业是上海的支柱产业,上汽集团作为行业龙头企业,创新转型事关全市经济高质量发展和汽车产业可持续发展。

陈吉宁的一番话暴露了一个尴尬的现实,作为上海汽车产业的长子,上汽集团在新能源时代的表现难以令人满意。2024年,上汽集团两大新能源自主品牌,智己和飞凡汽车的销量分别只有3.8万辆和1.4万辆。这样的市场表现别说特斯拉,上汽大众ID.系列10万辆的成绩也够这哥俩追一阵。

就在上海为自主品牌焦虑不安之时,深圳依靠自主品牌比亚迪的崛起,成为了快速崛起的新兴汽车城。2024年,深圳汽车产量还只有10.9万辆。但2024年前三季度,深圳新能源汽车产量已达123.5万辆,提前锁定全国第一。比亚迪对于特斯拉的胜利,直接映射到了深圳和上海的较量中。

21世纪初,深圳在中国汽车产业的版图上还名不见经传。总部位于的广州的广汽集团才是广东汽车产业的龙头城市。但随着比亚迪于2003年收购秦川汽车,深圳终于在中国汽车产业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

以电池起家的比亚迪,一开始就选择了新能源汽车这条新赛道。经过近20年的发展后,比亚迪在2024年产销突破300万辆,成为全球第一大新能源车企。

有了世界级车企后,深圳已经希望将自己打造成世界级汽车城。2024年8月,深圳市工信局发布《加快打造“新一代世界一流汽车城”三年行动计划(2024-2025年)》,提出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年产量超200万辆,汽车产业工业产值达到万亿级规模,全市新能源汽车保有量达到130万辆。

为了配合深圳“世界一流汽车城”的目标,比亚迪深圳超级工厂一期已投产,二期正在建设,两期工厂全部投产后,预计年产值将超1000亿元。

同样身处广东,广州在2024年的新能源汽车产量虽然只有65万辆,但是坐拥“创二代”中最争气的广汽埃安和新势力“御三家”中的小鹏汽车,广州汽车产业的转型步伐无疑比上海更从容。

《广州市智能与新能源汽车创新发展“十四五”规划》明确,新能源汽车产能要超200万辆,进入全国城市前三名;新能源汽车渗透率超过50%,保有量提升至80万辆、占汽车保有量比重超过20%。

整车制造之外,广州还下大力气打造新能源汽车供应链。根据广州发布的《智能网联与新能源汽车产业链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24-2024年)》等文件,广州会从土地资金等多个方面提供支持,打造4个自主品牌创新基地,建设3个汽车核心零部件产业园,对口共建2个汽车零部件产业园,以期最终形成“432”的汽车产业园区发展格局。

其中,广州还率先提出建设全球首个“超充之都”。目前,巨湾技研已经联合广汽埃安等企业共同推进这一计划,到2025年之前预计建成1000座超充站,实现1.5公里半径覆盖,着力构建广州市3分钟出行充电圈。目前,巨湾技研超快充动力电池工厂已经投产,总产能8GWh/年,年产值高达72亿元。

com.org/2000/svg">

02

com.org/2000/svg">

合肥与西安:从边缘走向中心

种下一颗树木,收获整个森林。救活一家车企,赢得整个行业。

2024年初,合肥一笔70亿元的资金,让陷入绝境的蔚来原地满血复活,合肥“最强产投之城”的称号一炮打响。

其实早在合肥投资蔚来之前,以合肥建投、合肥产投和兴泰集团为代表的国有产业资本已经投资了京东方和长鑫存储,让合肥在面板和半导体领域异军突起。

截至2024年3月,合肥国有资本在战略新兴产业中累计投资超过1600亿元,带动项目总投资超过5000亿元。投资蔚来更是让外界看到了合肥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决心,知名车企纷至沓来。

2024年7月,合肥市政府和比亚迪仅用23天就完成从谈判到签约的全过程,比亚迪正式落户合肥,其合肥基地一期总投资150亿元,投产后年产值超过500亿元,可带动上下游产业链总值1000亿元。

2024年,大众汽车集团也加码合肥,一口气投资231亿元,包括生产基地和研发中心等多个领域。

在集齐头部自主品牌、新势力和跨国车企后,“最强风投城市”并未满足,合肥还希望借鉴“宁波模式”打造新能源汽车产业链,致力于滑板底盘的悠跑科技等新兴产业链企业已经纷纷落户合肥。

根据规划,到2025年,合肥希望全市新能源汽车集群规模超5000亿元,整车年产能超300万辆;到2027年,打造2~3家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新能源汽车企业和品牌,汽车集群营收达7000亿元,基本建成国际一流“新能源汽车之都”。

同样因为一家车企而崛起的城市还有西安。

2003年,比亚迪收购西安秦川汽车后,王传福终于拿到了造车资质。西安,这座在中国汽车产业版图中的边缘城市终于等到了崛起契机。

2024年,西安新能源汽车产量达到101.55万辆,问鼎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量第一城。这一成绩不但超越了中国所有汽车工业城市,甚至超过了老牌汽车强国德国在2024年的电动汽车总产量。

为了这一天,西安整整付出了20年的时间。在比亚迪收购秦川汽车以后,西安在产业链配套和购车补贴上都给予了政策扶持,这也让西安的汽车制造业在2024年首次突破千亿元,2024年进一步突破2000亿元。

比亚迪对于西安,就像蔚来对于合肥,示范效应的光环让吉利汽车等多家车企选择落户西安。目前,西安共有整车新能源整车企业超20家。

但和合肥不同的是,西安新能源汽车产业依旧高度依赖比亚迪。2024年,西安生产的101.5万辆新能源汽车中,比亚迪99.5万辆,占比98%。另外,虽然产量上已经超越上海,但二者的产值仍有差距,西安汽车业产值甚至不及特斯拉所在的上海临港片区2634亿元。

为了补齐短板,西安除了一如既往的支持比亚迪,还在扶持吉利、陕汽等车企的发展,希望形成多点开花的产业格局。产业链方面,西安推动比亚迪、三星环新等企业持续放量和提产扩能,以此完善产业链体系。

目前,西安已经成立了由市级领导挂帅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提升工作专班,加速推进强优势、补短板、延链条工作。根据规划目标,西安要在2025年成为全国一流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基地,新能源汽车产业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占全市汽车制造业的40%以上,产销规模要位居全国前列。

com.org/2000/svg">

03

com.org/2000/svg">

因电池而起:宜宾独辟蹊径,常州瞄向下半场

新能源汽车的崛起不只改变了整车制造的城市地理格局,以动力电池为代表的新兴供应链也在重划中国汽车产业的格局,这让一些城市捕捉到了千载难逢的产业升级良机。以五粮液闻名全国的四川宜宾就把握住了机会,以“白酒资本”为保障,着力打造动力电池之都。

2024年,宁德时代的落户彻底改变了宜宾,一笔560亿元的投资为宜宾带来了年产能270GWh的动力电池生产基地。截至2024年,宜宾已经建成的动力电池年产能达到150GWh,位列全国前三。未来,宜宾的动力电池规划建设年产能达305GWh,同样位居全国前列。

在链主宁德时代的带动下,动力电池产业链上的企业纷纷落户宜宾,电池结构、正极材料和隔膜领域的龙头公司科利达、德方纳米和中材锂膜纷纷落户,这让宜宾形成了一套完成的动力电池产业链和配套能力。

2024年,宜宾动力电池产值还不到18亿元,2024年已经接近890亿元。宜宾希望到2030年进一步提升产业配套能力和核心竞争力,全市动力电池产业年产值突破5000亿元。

在这个过程中,“白酒资本”有力地推动了当地动力电池产业的发展。作为宜宾的一道城市名片,五粮液为代表的国有资本给了宜宾充足的资金支持。“每天税收贡献一个亿”的五粮液为宜宾的招商引资、政策落地和产业配套提供了资金保障,是宜宾推动产业升级的关键保障之一。

不同于宜宾通过“白酒资本”后发制人,常州作为传统供应链重镇有着更好的汽车产业基础,也更早的吸引了动力电池企业布局常州。2024年和2024年,宁德时代和蜂巢能源先后落户,后者更是将总部也迁至常州。链主就位以后,超过60家动力电池产业链上的企业选择进驻常州。

但常州真正的神来之笔发生在2024年,当时总部位于洛阳的中创新航陷入经营困境,常州国资及时伸出援手,不但帮助中创新航度过难关,还将其总部引入常州。2024年上市后,公司市值一度逼近700亿元。洛阳方面对此方面懊悔不已,洛阳市委政策研究室甚至发布了文章《中航锂电(即中创新航)改革发展经验对我市发展“风口”产业的启示》以反思战略失误。

有了动力电池的基础,常州进一步发展了储能电池、新能源汽车和太阳能光伏等新能源产业,聚集了3000多家上下游企业。常州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副局长周玮曾表示,该市具有完整的光伏产业链,储能和动力电池产业链的完整度也高达97%,居全国首位。

2024年,常州实现新能源领域制造业产值7680.7亿元,增长15%。这也让常州在2024年成为中国第25座GDP万亿之城。

常州希望到2025年可以实现新能源产业规模超万亿元,资本市场新能源常州板块市值超万亿元。到2035年,新能源产业规模在2025年的基础上再翻一番,让常州成为引领长三角、辐射全国、在全球有影响力的“新能源之都”。

com.org/2000/svg">

04

com.org/2000/svg">

传统产业链城市集体转型

虽然号称“最强产投之城”,但合肥却希望自己可以借鉴“宁波模式”。

作为全国重要的产业链城市,宁波在吉利汽车和上汽大众等整车企业的带动下,早已培育起了完整的汽车零部件产业,集聚了3000余家汽车产业关联企业,拥有国家单项冠军企业25家、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60家、上市企业36家。中国汽车零部件100强企业中,均胜电子、华翔电子和拓普集团等宁波企业就占据7席。

2024年1至11月,宁波854家汽车制造业规上企业实现产值3079.8亿元,同比增长7.6%,占全市规上工业13.8%。

但宁波并未因此满足,随着极氪汽车等新能源整车与供应链企业入驻,宁波希望“再造一个宁波汽车产业”。2024年5月,宁波发布《宁波市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4-2030)》和《关于加快打造新能源汽车之城的若干意见》。根据规划,宁波力争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产量提升至70万辆以上,产业规模2000亿元以上。

同样有着良好产业链基础并寻求转型的长三角城市还有无锡,而且无锡的目标更为明确,要争当中国“车联网第一城”。

早在2024年,无锡就已成为全国首个国家级车联网先导区;2024年又成为智慧城市基础设施与智能网联汽车协同发展第一批试点城市、2024推出中国第一个车联网地方性立法。

作为新能源汽车产业的“下半场”,智能化已经成为车企厮杀的新战场。亿欧智库数据显示, 2024年车联网行业规模已超3000亿元,预计到2025年这一市场的规模可达万亿元。

作为全国物联网产业的领航之城,无锡在车联网领域有着天然优势,这也吸引了包括博世智能网联汽车事业部和吉利协同创新中心等国内外行业巨头落户无锡。

有了巨头加持,车联网产业链上的企业自然会跟进落户无锡。以文远知行为例,其华东总部入驻无锡就是为了联合博世开展自动驾驶套件产业化生产。

到2024年上半年,无锡车辆网产业规模已经达到544亿元,超过2024年总和。根据《无锡市“十四五”车联网产业规划》,到2025年末,无锡将实现车联网应用场景200个,车联网用户渗透率达80%,车联网核心产业规模突破800亿元。

在原有产业基础上布局新兴产业的还有广东惠州,作为中国甚至全球的电子信息产业重镇,惠州在平板显示、LED等产业链上有着巨大优势。

如今,惠州希望将电子产业进一步升级,让汽车电子产业成为惠州经济发展的新引擎。毕竟,作为粤港澳大湾区的一员,惠州背靠深圳和广州两大汽车城,再叠加自身的电子产业优势,这让其发展汽车电子产业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目前,惠州已形成超高清视频显示、5G智能终端、智能网联汽车、新能源电池、核心基础电子等五大优势主导产业,培育了TCL、德赛西威、华阳集团、亿纬锂能、伯恩光学等一批龙头骨干企业。其中,德赛西威、华阳集团和亿纬锂能均已跻身中国汽车供应链100强。

根据《惠州市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方案(2024-2025年)》,到2025年惠州电子信息两大产业集群产值要达到8500 亿元,规模分别较2024年翻一番,为惠州打造2个万亿级产业集群奠定坚实基础。

和惠州情况相似的还有浙江温州,这座“中国汽摩配之都”也在寻求原有产业的转型和升级。

2024年,温州明确提出要重点拓展新能源汽车等产品配套新领域。截至2024年9月,温州已发布80条新能源汽车产业相关政策。

在政策的激励和市场的带动下,包括比亚迪、瑞浦兰钧和博泰车联网在内的头部企业均已在温州设有生产基地,温州瑞力集团更是成为中国供应链100强企业,中精集团凭借汽车精冲件技术填补了国内产业空白,温州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正在不断完善。

2024年7月,温州市发改委出台的《温州市加快新能源产业创新发展五年行动方案(2024-2026年)》中明确,到2026年,温州新能源汽车整车产能规模达20万辆以上,实现新能源汽车相关产业产值超900亿元。

com.org/2000/svg">

05

com.org/2000/svg">

结语

2024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126.05万亿亿元,按不变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5.2%。在本文提到的11座发力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城市中,除上海和广州这两座已经高度发达的一线城市之外,其余9座城市的GDP增长率均超过了5.2%的平均水平。

由此可见,新能源汽车对一座城市的经济拉动作用如何强调也不为过。但是,对于后发城市来说,新能源汽车产业还是一个值得投资的标的吗?

比亚迪以一企之力拉动深圳和西安两座城市的故事似乎不会重演,宜宾以“白酒资本”引来宁德时代“金凤凰”的故事也难以复制,合肥与蔚来的史上最佳产投更是堪称奇迹。更关键的是,疯狂内卷的中国车市正在淘汰落后产能,历史机遇的大门似乎正在对其它城市关闭。

这是最“坏”的时代?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2024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虽然创下历史新高949.5万辆,但新能源乘用车渗透率只有34.7%,这就意味着还有三分之二的市场空间有待拓展。

11%的市场渗透率让中国新能源商用车市场有着更大的发展空间,哪座城市有机会问鼎真正的“中国新能源商用车之都”呢?

动力电池的产能过剩让行业格局有走向终局的趋势,作为新能源汽车的“上半场”,电动化留给后发城市的宁德时代确实不多了。但新能源汽车的“下半场”,智能化刚刚拉开大幕,芯片和智能驾驶产业链的复杂程度完全不亚于动力电池。后发城市如果可以发挥自身区位优势,利用配套政策和产业资本吸引企业落户,改写新能源汽车城市格局的机会就依然存在。

现在,是中国汽车产业最好的时代。


END

推荐阅读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3810298020#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上一篇:火情通报!菏泽一公园多辆汽车着火! 菏泽出现疫情
下一篇: